乡村文苑
打 春
农家科技 06-28 11:41:31

民谚云:“春打六九头,七九八九就使牛。”可见耕牛在古代农业生产中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。

立春过后,乡间立马要闹腾、繁碌起来。撂搁一冬的农事纷纷摆将出来,清闲一冬的庄稼汉开始着手自家的农事活计了。

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着牛呢!牛有水牛、黄牛,水牛骨骼粗壮,架子大,性格桀骜不驯,暴躁古拗;黄牛相对体格小,脾气比较柔顺,易于驯养。当然公的例外。牛总有老的时候,力不能逮,因而老百姓养牛大多以母牛居多。母牛会下驹,恰似鸡生蛋蛋变鸡,解决了耕作的后顾之忧,对于农家来说是件好事。

小牛一般2岁左右,须要下田,经过主人的调教,才可胜任农田活计,逐步独挡一面。

选个晴好的日子,主人家把自家母牛从栏里拽出来。经过整夜整夜的咀嚼、反刍,母牛肚里的草料几乎消耗殆尽,肚子干瘪,牛脊两侧深陷一对大坑,那是饥饿的标志。母牛在前,男人在中间,右肩驮着一张阁楼上取下的犁,油光锃亮,顺手拉着牛绳,左手扬着一根竹鞭,嘴里若有似无漫不经心地叨着一支烟,时不时“嗨嗨”吆喝几声。其后跟着一头牛犊,胚子比起嶙峋的母牛略显单薄稚嫩,它懵懂地四处抬头张望,母亲到哪,它跟到哪,“哞哞”地不离左右。这是惯常的本能驱使。其实,它压根儿不知道,今天是它“上岗前培训”的日子,往后它就要凤凰涅磐重任在肩。

走到田间,男主人把母牛放在田垄上吃草,单独把小牛赶到田中央,事先穿好的牛鼻栓发挥了牵制的作用。牛鼻栓用竹子做成,一头尖一头粗。主人微微把鼻栓一拉,小牛动弹不得,乖乖随着主人跟东到西,要不然稍有违逆,便痛得和自己过不去。在尖的一端系上粗绳以控制它的走向,朝脊背上套上人字形牛轭,用铁链与犁铧相连。男主人右手扶犁,左手扬鞭,往小牛屁股上一扫,小牛屁股一激灵,蒙头向前走,谁晓一使劲,脊上钻心的疼,毕竟是头一回,小牛有点不知所措了。不走吧,屁股疼;走吧,脊上疼,真是进退维谷前后不得。于是只好走走停停,男主人并不气恼,只要往前,不偏不倚不歪不斜就行,隔一会儿扬下鞭隔一会儿扬下鞭,主人的虚张声势照样让小牛心有余悸,还没等竹鞭落在屁股上,小牛抬脚向前迈,主人持着犁铧,不深不浅,耕起的土块犹如翻起的泥浪,向一边倒。所谓不打不成器,此时的小牛就像刚入学的蒙童,不经过老师的把笔,在偌大的田字格,是写不出规范工整的好字。

也有愣头青的小牛,像十七八的小青年,不吃主人的那一套。把它惹急了,反转身来,两步窜到了主人的跟前,与你对峙,任你拉拽赶打都无济于事,害得主人不得不掉转犁头。小牛围着主人转,主人围着小牛转,如是者三,倒把主人累得气喘吁吁,手臂酸疼。地没犁到几行,草草收场,一晌午消掉了,只能等到下午从头再来。四周也是同样鞭牛的庄稼汉,引来他们的哂笑:“怎么,不听话,教不当啊,使劲鞭呀!”灵活人一听,这哪是说牛犊,分明说自己技不如人嘛!

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耕田犁地驯牛亦如是。犁田要看牛,把式要看人。几十户上百户的村庄,总有几个人是好把式、老师傅,特别受人待见,被人奉为上宾。有刚分家立业的人要请这些老把式手把手的教或干脆请他们驯牛、鞭牛。有的犟牛在老师傅手里就变得聪明、温驯起来,一上午下来,犁的田有模有样,你难看出是“新手”干的活,整个觉得是民间艺术品。这哪是犁田,分明是行为艺术啊!不得不让人竖大拇指,夸赞老把式的厉害。这样不出两日,小牛犊便能单打独斗,从此走向自己的“工作岗位”。

中午,得请老把式,好酒好肉招待,恭请他坐上桌,感谢他的手把手的支招。

每年开春的驯牛、打牛或鞭牛,水田里庄稼汉“嗨嗨”的吆喝声,吹响了农耕生产的号角。

【免责声明】城乡统筹发展网未标有“来源:城乡统筹发展网”或“城乡统筹发展网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城乡统筹发展网联系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