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文苑
蚕豆飘香品乡愁
农家科技 07-05 15:40:44

每年到了五六月,又是吃蚕豆的季节。这个时候,长在地里的蚕豆棵像怀了孩子的孕妇,挺着个大肚子,肚子里都是饱满的蚕豆角。蚕豆角有手指头那样的粗细,长长短短的,长的三四寸,短的一两寸。

剥开蚕豆角,里面就是新鲜碧绿的蚕豆仁。新鲜的蚕豆仁让人垂涎欲滴,生的也能吃,熟的更好吃。每次剥蚕豆角子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吃几个新鲜的生蚕豆仁。

蚕豆仁最好是做熟了吃,可以跟很多食物搭配做着吃。我最喜欢最常吃的是将蚕豆仁和大蒜苗一起煮,放入适量的油、盐、酱,煮好的蚕豆仁真的是非常好吃。有时吃着蚕豆仁,都不想吃米饭了。我还常用蚕豆烧汤。剥去蚕豆仁外面的皮就成了蚕豆米。用蚕豆米跟韭菜、鸡蛋烧汤,烧成的汤能把肚子喝得满满的。

每当吃着新鲜的蚕豆,我总会想起小时候吃蚕豆的一些事。那时,农村还没有分田到户,土地都是由生产队集体耕种。种地需要肥料。当时,化肥是很稀缺的东西,为了增加土壤的肥力,生产队每年都要积绿肥。积绿肥就是将绿色植物如蚕豆秆、青草等收集起来,进行堆沤发酵做成肥料。因此,生产队每年都要种植一些蚕豆、苕子作为积绿肥的原料。

根据季节的安排,种植蚕豆的田块都是用来栽秧长稻的。到了五月,就要将这些田块进行耕翻,上水沤田,准备插秧。这时,蚕豆并没有完全成熟,蚕豆仁还很嫩很嫩。得知蚕豆将要被割掉积绿肥,不管蚕豆仁熟没熟,我们就去地里摘蚕豆角剥蚕豆仁。蚕豆仁剥得多了,回来够着煮一顿,就让母亲给我们煮了吃。

分田到户后,我们家年年都要在路边地头种一些蚕豆。到了五月份,随着蚕豆渐渐地成熟,我们就开始吃蚕豆。先是吃青的蚕豆仁,剥豆角煮豆仁。等到蚕豆完全地枯萎成熟,蚕豆仁变得又老又硬。父母就把蚕豆割下来让太阳晒,每天边晒边用连枷拍打蚕豆秆,直到把秆上豆角中的豆仁都打下来。

打下来的蚕豆仁再经过太阳晒几日,牙一咬“咯嘣”脆响,已经很干很干了,母亲把它用口袋装起来收藏备用。这晒干了的蚕豆仁作用可多呢。

母亲常给我们炒蚕豆仁干子吃。有时去上学,母亲还把熟蚕豆干放到我们的口袋里,让我们带在路上吃。蚕豆干很硬,吃在嘴里“咯嘣、咯嘣”地响。炒熟的蚕豆干还可放水煮,把它煮到裂开了花,盛到碗里放些盐,吃起来又细又面,别有一番味道,最是吃粥的好小菜。

在我们乡村,时常有走村串户卖粉条的。每隔一阵子,当听到“卖粉条啊卖粉条”的叫唤声,母亲就赶紧走出屋子叫住卖粉条的,打听一下粉条的价格,看一看是不是真的蚕豆粉条?如果价格适中,又是真正的蚕豆粉条,母亲就拿出蚕豆干跟人家换粉条。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吃粉条,炒菜、烧汤常常用粉条作原料。

我们家还年年做蚕豆粉(又叫团粉)。早些时候是自家做。母亲把淘洗干净的蚕豆用石磨子磨粉,再用大缸、纱布将磨成的粉上水过滤沉淀,除去较粗的碎渣子,就得到又白又细的蚕豆粉。后来,村里有了专门加工粉的人家,只要给一点加工费,人家就会把母亲送去的蚕豆干加工成蚕豆粉。

蚕豆粉可以做凉粉吃。把适量的蚕豆粉对水入锅烧熟,就打成一块大的凉粉块。再用菜刀把大块切成一块一块的薄片,用油、盐、葱、辣椒糊一炒,吃在嘴里细腻滑润香辣俱全,轻轻一咬顺溜下肚。蚕豆粉还是炸肉圆的重要原料,用它炸成的肉圆吃在嘴里既有劲道又很鲜美。

小小的蚕豆,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食物,却一年又一年地丰富着农家的餐桌,给人们平淡的生活增色添味,带来美好的享受。

作者:朱乃洲

《农家科技》(2021年06期)

【免责声明】城乡统筹发展网未标有“来源:城乡统筹发展网”或“城乡统筹发展网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城乡统筹发展网联系。

相关推荐